杉杉怡梦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ABO)那一夜,从未后悔【沙李】二

这次会议可谓是李达康开过得最痛苦的一次会议了,整个会议期间自己完全不在状态,灵魂一直在游离着,飘荡着。

直到现在,在自己家里,都感觉不到任何得安全感,心仍在剧烈的跳动着,颤抖着,就连那清香的茉莉信息素都变得浓郁,空气好像都凝固了。


我要怎么面对他,以后还要在一起工作,我到底该怎么办。外面最近还一直疯狂的传什么沙李配,沙李配,呵呵,这真是一种最大的讽刺,最大的侮辱,李达康边笑着边含着泪摇了摇头,安静的让人心疼。


李达康束手无策,以往干练冷静的市委书记,如今也碰到了巨大的难题,甚至没有任何头绪。


李达康不想思考,他现在头疼的很,像针刺一样。不管那么多,先去冲个澡,清醒一下,李达康想着。


春天的下午总是让人眷恋,但今天却有些热,让人心烦意乱,这边的沙瑞金书记也静不下来,为什么,李达康会给自己一种熟悉而且想要去依恋的感觉,我们未曾谋面,却因何故生成这种感觉,这种微妙的感觉,李达康,李达康,你到底是谁。



“老师,听说今天李书记在会上有些心不在焉啊”祁同伟来到高书记家里,深情的望着老师,用手轻轻的摇着有些烫的水杯,摸着温度不是那么高了,才将水杯放置老师的面前。



“你怎么知道?是啊,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刚进来就把水杯打碎了,而且整个会议上一直都无精打采的,傻傻的望着前面的桌子,他从未这样过。”高育良平静的说着,但是真的有些好奇,李达康今天这是怎么啦?



“应该是家里的事情吧,我听说李奕帆要调离大连了,具体是哪里,不清楚。”


“那他也不应该有这样的举动啊。唉,不想了,也许是他身体不舒服吧,每天都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么大的工作量,搁谁都会有疲惫的一天。”


恩,祁同伟点了点头,抿了一口清茶,嘴角微带笑意。

李达康冲完澡,身穿一件白色浴服,拿着一条白毛巾擦着头发,细长的两条腿露在外面,身材好的让女人羡慕嫉妒。


突然一个人将这美丽的人儿抱起


“啊啊,谁啊,快放我下来。”李达康大惊失色,喊到

“啊哈哈,老爸,是我。”小帆调皮的当下我们的李达康书记,将书记摁到椅子上,拿过老爸手中的毛巾,给老爸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和我说一声,行啊,你现在。”

“我错了,老爸,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再说都回来半天了,你也一直没发现我。”



“我看没有惊喜,只有惊吓。”达康书记还在安抚着自己的小心脏。

“诶?你好好的不在大连上班,回汉东干嘛啊?说,是

不是犯什么事了?说”李达康逃脱了那一双给他擦头发的大手,质问到。


“我说老爸,你就这么不相信你儿子。我从大连调到汉东来任职,您信吗。?我亲爱的爸爸”



“你小子,我还真不信。”达康书记走上前,摸了摸儿子的头,好久没这么仔细的看看儿子了,看着看着,李达康的笑容渐渐消散,不复存在了。

这不就是另一个沙瑞金吗?


以前从来没想过,但是今天白天所发生的事情不得不让李达康将沙瑞金和小帆联系到一起,他们毕竟是父子,而且还这般相似。

李达康强颜欢笑,扯出一丝可怜的微笑,对儿子说



“小帆,你去洗一点水果,快去。”

“好吧,让我伺候伺候你,我的市委书记,李达康同志。”儿子那阳光充满正义的笑容,简直和沙瑞金如出一辙,李达康心里感到隐隐的不安,他怕沙瑞金相起那夜,想起一切,也怕到最后他会察觉到儿子和他的关系,到时候,就麻烦了。


李达康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儿子忙碌的背影,脑子里都是沙瑞金。

我赶了一些进度,加快了速度,不想磨蹭了,快点让他俩的感情升温。
透露一个小秘密,他俩最后还会有个女儿😃

评论(39)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