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怡梦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ABO)那一夜,未曾后悔【沙李】五

“沙书记,开会时间到了。”小帆来到沙瑞金的办公室提醒着正在忙碌的沙瑞金沙书记。

“哎呀,只顾看文件了,你看看,开会都忘了。拿上水杯,我们走。”沙瑞金有些疲惫了,到看到了小帆,就莫名其妙的开心了许多。

“好的,沙书记。那我在门口等您。”



“你最近还好吗?”高育良看见李达康进来,起身走到他的身边问到。


“好不好和你有关系吗?高书记,这话你应该去问祁厅长,哦不,要问也不应该这么问,你们天天在一起生活。”


“达康!我们现在起码还是朋友吧。”


“朋友?不敢当不敢当。哎呦,您可别这么叫我,您还是叫我达康书记吧,我听着别扭。”

“别扭什么?”刚进来的沙书记一进来就看见两个人站在一起,高育良看李达康的眼神令他有些不悦,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没什么,沙书记。”高育良回答道。


而李达康则什么也没说,看了眼沙瑞金后面的小帆,平复了一下心情,回到座位上。

整个会议,李达康看着自己的儿子忙前忙后,给沙瑞金取文件,倒水,这场景让李达康觉得挺可笑,具体哪里可笑,他也说不上来。

会开到一半

“达康书记,你有什么想法?”沙瑞金说了一个议题,想问一问李达康的意思。

李达康心不在焉,一直把玩着手中的笔,仿佛在另一个世界中,沉醉沉迷。

“达康书记?李书记?”沙瑞金提高了嗓音的分贝,但听起来还是那么柔和温暖。



小帆对自己爸爸的状态感到疑惑,他了解他的达康同志,再怎么样也不会溜号开小差的,难道这和新来的省委书记沙瑞金有关吗?和昨晚父亲对沙瑞金的反应有关吗?这不得不让小帆焦虑。

“哦哦,哦,对不起,沙书记,我检讨,这些天我身体不太好,刚才有些不舒服,能不能麻烦您再说一遍呢?”

“身体不太好?那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沙书记,我没事,我检讨,开会时候不应该有这样的状态。”

“人食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呢?待一会儿会议结束好好回家休息休息,其他同志也是,多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沙书记边笑边说着,但是眼睛还是没离开李达康,沙瑞金也有些茫然,李达康对于他,就是有这莫名的吸引力。


“沙书记说的对啊。”高育良扶了一下眼睛,说到。

这个会议时间并不长,主要是大家多熟悉熟悉,以便于以后展开工作。


“李书记,请等一下。”沙瑞金在会议结束后叫住了李达康。


而小帆正站在沙瑞金身后,手拿着沙瑞金的水杯和文件。

“你的身体真的没事吧,达康书记。我后天想考察一下林城,还希望你能一同去呢,你熟悉那里,能否麻烦给我做个向导呢?”沙瑞金为人随和,没有领导架子,给人暖暖贴心的感觉。


“哦,恩,真的没事,沙书记,我就是没休息好。后天?您后天考察林城,愿意效劳,我给您做向导。”李达康为了不让儿子再次察觉到异样,使出浑身解数装出和沙瑞金没有任何事的样子,但是李达康越是这样,小帆越是怀疑,他再熟悉不过这个李达康同志,李达康只要是违心做一些事基本上都会被儿子看穿,有的时候小帆会说他演技滥,有的时候小帆干脆不发表意见,某领导还在那里沾沾自喜,以为儿子没看出来,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就像这次。

李达康同志肯定隐瞒了什么,这里到底有什么秘密?




那茉莉香的信息素被抑制剂掩盖的只剩可怜的一丝香气,李达康按揉着自己的眼角,突然发现,自己越来越累,这个秘密,自己背负了28年,现在就好像被别人刺啦撕开了一个口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口子会越撕越大,直到事实公之于众,这种折磨才会放过他。李达康安静的坐在车里,就连空气都死一般沉寂,弄得人压抑。


“李达康,李达康,你到底是谁?”沙瑞金回到办公室,五指敲击着桌面,思考着。


爸爸,你到底在隐瞒什么?你最近不对劲,儿子真的有些担心你。

天渐渐暗了,这三个人都难以入眠。


唉,这一家三口,哈哈,快了,快了,下一章两个人去环湖骑自行车,达康书记胃病犯了,沙书记。。。不剧透了。

评论(27)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