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怡梦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ABO)那一夜,未曾后悔【沙李】九(刀片)

这一天仍旧美好,小帆和爸爸李达康打过招呼,便出了家门。沿途漫漫绿色海洋,只见一个阳光大男孩穿行在其中,给这片美丽的景色又增添了一抹新的色彩,让人心旷神怡。

“李奕帆,加油,你最棒了!”每天早上小帆都会对镜子里的自己说这样一句话,同时在上班的路上也会说。小时候,他这样说是希望自己变得更优秀,单纯的认为如果自己更棒更好,那么父亲就会回到他和爸爸的身边,但是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但是他并没有放弃,反之化作为动力;长大后,他这样说是希望自己不要懈怠,要靠自己的努力来实现自己的梦想,脚踏实地,自己还要照顾爸爸呢!那个抚养了自己将近三十年的爸爸。

小帆投身忙碌的工作中,沙瑞金有时会无意间观察着这个孩子的一举一动,他非常欣赏这个和他有几分相似的大男孩。

突然,一句话打断了正在工作的小帆。

“李秘书,诶,奕帆,你出鼻血了。”

“哦哦,哎呀。”小帆赶紧仰起头,跑到洗手间去清理,沙瑞金拿了一包纸,跟了过去。

“没事吧,擦擦脸上的水。”

“不好意思,书记。”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是不是最近太累了,前一阵达康书记生病,你也没怎么休息,今天早点回去休息,我这没有太多事。”

“没事,书记,我最近这几个月也不知道怎么了,总出鼻血,应该是有火。”

“哎呀,好几个月了!你这不行啊,得去医院看看,听我话,明天请假,赶紧去医院看看,别把自己身体累坏了。”

“谢谢您。”

李奕帆看着沙瑞金远去的背影,心里无比温暖,那种交流,就像是自己看其他孩子与父亲交流的场景一样,父爱不似母爱那般露骨,而是爱的深沉,就是这种微妙的感觉,此时的小帆心里五味杂陈。

夜幕降临,小帆早早做完了晚餐,等着李达康回来,父子二人共进晚餐,好久没和爸爸在一起吃晚饭了,自己一直加班,有时候回家爸爸都休息了。

小帆有些疲倦,上眼皮总是不听使唤的去碰下眼皮,然而一股湿漉漉的液体越过了小帆的嘴唇,彻底惊醒了小帆。


又出鼻血了!!!

小帆下意识站起来走向洗手间,但是这次却如此艰难,剧烈的头痛,恶心的感觉,袭击着他。

可想而知,眼前一黑,倒了下去,双眼紧紧闭上。



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我们亲爱的李达康书记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了。

看见了小帆的鞋子。

“哎呦,这个臭小子,今天回来这么早。小帆,小帆?”

脱下西装,转身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儿子。


“小帆,小帆,别吓爸爸,啊?”

小帆被推进了急救室。

李达康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无助,儿子在他眼里是那么坚强,轻易不会倒下,不会放弃,这次是怎么啦?


“达康,怎么啦?”一路跑来的王大路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李达康面前,他一个beta,都感觉到了李达康不安的信息素,不稳定的茉莉香。


李达康不说话,眼里浸满泪花,但是没有夺眶而出。


突然,急救室门开了。


“大夫,怎么样了?”张口的不是李达康,而是王大路。


“孩子一会就能醒过来了,但是,但是他得的是白血病啊,癌细胞已经在慢慢扩散了,如果在不接受化疗或者骨髓移植的话。”

“大夫,您说什么,白血病。诶,达康达康,好的,大夫,我们知道了。”王大路搂着李达康的肩,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达康,达康,你得坚强,知道吗,你不能放弃。”


“一定是他,一定。”李达康愣了一会儿,突然目光变得发狠,挣脱了怀抱。

“诶,李达康,你干嘛去!”

“肯定是他,小帆以前那么健康,为什么给他当了两个月秘书就得了白血病!”

“达康,你冷静点,小帆有多努力你我都看在眼里,他平常的身体状况你有仔细过问吗?他休息还是工作,你知道吗?我们现在得面对,不能逃避,你先做个配型,看看和小帆的匹配吗?听话,你得坚强。”


李达康整个人倒在王大路怀里,失声痛哭,好像是攒了二十多年的眼泪全在今天倾泻出来,小帆,他的支柱,就这么倒下了。



这一夜,王大路陪着李达康守护在小帆身边,他知道,李达康此时有多脆弱。


时间脚步永不停息,尽管夜色已经很深了,但城市仍旧灯火通明,城市的发展在一点一点加快,万家灯火,李达康觉得此时的自己那么可笑。这座城市是他李达康的心血,他把努力和时光基本上都给了工作,却忽略了那个最重要的人。

李达康苦笑,苦笑着,眼泪夺眶而出,望着窗外的繁星,又再次将目光锁定在儿子身上,双手紧紧握着小帆的手,一滴伴着血的泪滴在了小帆的手上,却狠狠地割在李达康的心上。




评论(3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