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怡梦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Ticket:

真·夕阳红恋情

也就老沙敢这样坐在wuli康的办公桌上调情吧hhhh

阿惟惟:

表白下紫芊若兰太太,兔子和狼那篇文超级萌


不要纠结为啥每只都有四个耳朵_(:з」∠)_

(ABO)那一夜,未曾后悔【沙李】十

一夜之间,李达康两鬓斑白,一个人的精神支柱倒下了,就这么无情的夺走了李达康的灵魂。

李达康一直没有合眼,就这么紧紧的握着儿子的手,表面耐心的等待着配型结果。

秘书小金打开门,轻悄悄的走了进来。

“打扰您一下,书记,书记?沙书记电话。”

李达康回过神来,僵硬的接过电话。

“沙,沙书记。”

“达康书记啊,今天奕帆怎么没有来上班呢?是不是不舒服啊,昨天在办公室就出鼻血,我让他去医院看看,也不知去了没有,现在还好吗?”

“哦哦,没事,沙书记,没事。我给奕帆请几天假,真对不起,沙书记,他,他。”

李达康正想着怎么瞒过沙瑞金,突然

“16病房李奕帆配型结果出来了。”

“恩?达康?你在医院?奕帆到底怎么了,恩?”

李达康下意识挂掉了沙瑞金的电话,其原因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和沙瑞金解释,而是李达康听见

配型失败了。

护士走后,李达康轰然倒下,坐到了地上,配型失败了,自己唯一的希望破灭了,小帆,孩子,你让爸爸怎么办啊?

沙瑞金询问过李达康秘书之后,紧急来到了医院。

沙瑞金推门而入,目光首先凝聚在病床上的小帆身上,随后落在了正坐在地上的李达康身上。

“诶,达康书记,快起来,来。”

沙瑞金拽起李达康,心疼的搂着他坐在另一个病床上,沙瑞金紧紧注视眼前这个人儿,他整个人瘦了一圈,眼睛也不向从前那般炯炯有神,那么空洞,那么无助。

“大夫,怎么啦?”沙瑞金进来没多久,庄医生过来询问李达康的意见。

“您的儿子患有白血病,癌细胞已经在扩散了,犹豫以前并没有发现,所以也没有进行及时的药物治疗,我建议现在赶紧手术,在没有找到合适的配型前进行化疗。既然您的不合适,您看看,可不可以找一找孩子的父亲,让他做一下配型,几率更大一些。”庄医生看着几乎没有意识的李达康,觉得格外令人心疼。

“好,好,谢谢您,医生,我们再商量商量。”沙瑞金始终怀抱着李达康,他感受到他信息素的虚弱,同时也感觉到了李达康此时的紧张,李达康快速的心跳和轻微抖动的双手出卖了他。

“达康,达康,来。先起来。”

沙瑞金从没有否认过,他爱上了眼前这个男人,他希望他可以照顾他一辈子,如今李达康遇到了麻烦,正是脆弱敏感的时候,他需要他。

“达康,看着我。”沙瑞金的语气不生硬,但又不失往常的魄力,令李达康情不自禁的看向了他。

双目相对。。。

“达康,我们不能放弃,你也不可以被它吓倒。这样,你先联系联系小帆的父亲,我有好多的朋友都是医生,我向他们打听打听。你别着急,有我呢!”

沙瑞金说完,紧紧握了一下李达康的手,站起身,转了过去,走向门外。

然而

“沙书记!”这三个字一出就听见咣当一声,李达康跪到了地上。

“沙书记,沙书记。”李达康带着哭腔,还有他那不安稳微弱的茉莉香信息素。

“诶,达康,快起来,快起来。”

“沙书记,求您救救小帆,现在真的只有您能救小帆了。”

“恩,相信我,达康,我会的,你先好好联系孩子的爸爸,你。”

“沙书记,小帆,小帆,小,是你,是你的孩子!”

写到这,爱你们。么么哒

(ABO)那一夜,未曾后悔【沙李】九(刀片)

这一天仍旧美好,小帆和爸爸李达康打过招呼,便出了家门。沿途漫漫绿色海洋,只见一个阳光大男孩穿行在其中,给这片美丽的景色又增添了一抹新的色彩,让人心旷神怡。

“李奕帆,加油,你最棒了!”每天早上小帆都会对镜子里的自己说这样一句话,同时在上班的路上也会说。小时候,他这样说是希望自己变得更优秀,单纯的认为如果自己更棒更好,那么父亲就会回到他和爸爸的身边,但是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但是他并没有放弃,反之化作为动力;长大后,他这样说是希望自己不要懈怠,要靠自己的努力来实现自己的梦想,脚踏实地,自己还要照顾爸爸呢!那个抚养了自己将近三十年的爸爸。

小帆投身忙碌的工作中,沙瑞金有时会无意间观察着这个孩子的一举一动,他非常欣赏这个和他有几分相似的大男孩。

突然,一句话打断了正在工作的小帆。

“李秘书,诶,奕帆,你出鼻血了。”

“哦哦,哎呀。”小帆赶紧仰起头,跑到洗手间去清理,沙瑞金拿了一包纸,跟了过去。

“没事吧,擦擦脸上的水。”

“不好意思,书记。”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是不是最近太累了,前一阵达康书记生病,你也没怎么休息,今天早点回去休息,我这没有太多事。”

“没事,书记,我最近这几个月也不知道怎么了,总出鼻血,应该是有火。”

“哎呀,好几个月了!你这不行啊,得去医院看看,听我话,明天请假,赶紧去医院看看,别把自己身体累坏了。”

“谢谢您。”

李奕帆看着沙瑞金远去的背影,心里无比温暖,那种交流,就像是自己看其他孩子与父亲交流的场景一样,父爱不似母爱那般露骨,而是爱的深沉,就是这种微妙的感觉,此时的小帆心里五味杂陈。

夜幕降临,小帆早早做完了晚餐,等着李达康回来,父子二人共进晚餐,好久没和爸爸在一起吃晚饭了,自己一直加班,有时候回家爸爸都休息了。

小帆有些疲倦,上眼皮总是不听使唤的去碰下眼皮,然而一股湿漉漉的液体越过了小帆的嘴唇,彻底惊醒了小帆。


又出鼻血了!!!

小帆下意识站起来走向洗手间,但是这次却如此艰难,剧烈的头痛,恶心的感觉,袭击着他。

可想而知,眼前一黑,倒了下去,双眼紧紧闭上。



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我们亲爱的李达康书记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了。

看见了小帆的鞋子。

“哎呦,这个臭小子,今天回来这么早。小帆,小帆?”

脱下西装,转身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儿子。


“小帆,小帆,别吓爸爸,啊?”

小帆被推进了急救室。

李达康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无助,儿子在他眼里是那么坚强,轻易不会倒下,不会放弃,这次是怎么啦?


“达康,怎么啦?”一路跑来的王大路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李达康面前,他一个beta,都感觉到了李达康不安的信息素,不稳定的茉莉香。


李达康不说话,眼里浸满泪花,但是没有夺眶而出。


突然,急救室门开了。


“大夫,怎么样了?”张口的不是李达康,而是王大路。


“孩子一会就能醒过来了,但是,但是他得的是白血病啊,癌细胞已经在慢慢扩散了,如果在不接受化疗或者骨髓移植的话。”

“大夫,您说什么,白血病。诶,达康达康,好的,大夫,我们知道了。”王大路搂着李达康的肩,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达康,达康,你得坚强,知道吗,你不能放弃。”


“一定是他,一定。”李达康愣了一会儿,突然目光变得发狠,挣脱了怀抱。

“诶,李达康,你干嘛去!”

“肯定是他,小帆以前那么健康,为什么给他当了两个月秘书就得了白血病!”

“达康,你冷静点,小帆有多努力你我都看在眼里,他平常的身体状况你有仔细过问吗?他休息还是工作,你知道吗?我们现在得面对,不能逃避,你先做个配型,看看和小帆的匹配吗?听话,你得坚强。”


李达康整个人倒在王大路怀里,失声痛哭,好像是攒了二十多年的眼泪全在今天倾泻出来,小帆,他的支柱,就这么倒下了。



这一夜,王大路陪着李达康守护在小帆身边,他知道,李达康此时有多脆弱。


时间脚步永不停息,尽管夜色已经很深了,但城市仍旧灯火通明,城市的发展在一点一点加快,万家灯火,李达康觉得此时的自己那么可笑。这座城市是他李达康的心血,他把努力和时光基本上都给了工作,却忽略了那个最重要的人。

李达康苦笑,苦笑着,眼泪夺眶而出,望着窗外的繁星,又再次将目光锁定在儿子身上,双手紧紧握着小帆的手,一滴伴着血的泪滴在了小帆的手上,却狠狠地割在李达康的心上。




下一章,虐虐小帆,小帆进医院了,达康书记无奈,需要亲生父亲的帮助,所以道出事实,你们都懂那种剧情

哎呀,自己的文被吞了。。。整个人都不好了,那一夜未曾后悔第七章被吞了,我就写了一点祁高暧昧的戏份,写了沙瑞金紧握达康书记的手,就被吞了?我天,我没有备份,第七章主要说的是祁高早晨起床,还有达康书记住院,没苏醒之前沙瑞金独白,沙瑞金煮粥送饭,照顾李书记。真是醉了,不过分啊,没开车

(ABO)那一夜,未曾后悔【沙李】八

所有事情都步入正轨,我们的达康书记也变得生龙活虎起来,不再那般虚弱。
  

李达康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络绎不绝的车辆和行人,看着日益发展的京州,这是自己努力的成果,这是他的心血和骄傲啊。

李达康拿起水杯,突然想起了沙瑞金,想起了他住院时沙瑞金给他送饭,接水,不由自主的笑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产生对沙瑞金依赖的感觉,他喜欢他的胸膛,那么宽厚温暖,暖化了他冰冷了将近三十年的心,他隐约记得沙瑞金将他抱起,把他放到车上,让他紧紧依偎在沙瑞金的怀里。

那种感觉,微妙,温馨而且幸福。

李达康突然晃了晃脑袋,猛喝了一大口茶水,他怎么会对沙瑞金有这样的感觉,不行,太可怕了,这让李达康茉莉味道的信息素也开始紧张起来,察觉到自己主人的不安。

“李书记。”赵东来敲了几下门,走了进来。

“东来?你怎么来了,有事?”

“没事,来关心关心老领导,您的胃怎么样了。哎呀,胃有病,就别总喝茶水了,多喝白开水。”

“我说你怎么这么多话,行行,我知道了,我知道啦。找我?真没事?”

“那能有什么事,你看你,来看看你都有错,行了,我走了。”

“别别,行了,来都来了,一起去食堂吃饭吧,我也饿了。”李达康书记服个软。

“这还差不多,走吧,我们的李大书记。”

省委书记办公室里,沙瑞金猛然打了个喷嚏,自己要感冒?没有那征兆啊!真是的。

“奕帆啊,你来一下。”

“诶,沙书记,您找我有事?”

“最近,达康书记的身体情况怎么样啊?”

“哦哦,您问父亲,父亲很健康,我也一直监督着父亲吃您给的养胃的药,早上给他熬粥喝,您放心。”

“恩,那就好。”

“刚才听见您打了个喷嚏,您也要多注意休息,别太累了。”小帆向前走一步,拿走沙瑞金的水杯,倒上了一些热水,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拿来一个一次性杯子,倒上一杯柠檬茶,放到了沙瑞金办公桌上。

“这是什么?”

“这是柠檬茶,您尝尝,对身体有好处的,补充维生素,您喝点。”

“谢谢啊”沙瑞金温暖的看着自己最欣赏的秘书。

“没事,您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先下去忙了。”

“恩,你去吧。”

沙瑞金看着小帆的背影,心生感慨,李达康教育出了这么优秀的儿子,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沙瑞金起身,走向落地窗前,看着飘扬的五星红旗,看着以人为本,zhi政为民的dang的zhi政理念,以前一心为dang和人民,如今,又多了一个人。

从他们相见的第一次,第一面,第一眼,就注定了一切,那不仅仅是一眼,也是万年啊。

他决定,他要向他表白心意了。

(ABO)那一夜,未曾后悔【沙李】六

“书记,今天下午和沙书记考察林城,您还有什么具体要求吗?”做事时而周到时而不周到的小金问道。


“恩~没有什么事了,你先把林城的开发区资料找出来,我再看一看。”


“林城开发区不是您建设的吗?”

“那也拿来吧,好多年了,有些信息都不熟悉了,还是认真看一看好。”

“好的,书记,您稍等。”

李达康十分喜欢自己的秘书,这也不得不让他联想到沙书记和小帆沟通的画面,那一举一动,举手投足无不透露着二人之间那微妙的关系。


时间转瞬,岁月不待人,自己独自抚养小帆将近三十年,这三十年再苦再累自己都熬过来了,还怕什么呢。该来的总会来,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


李达康正坐在开往林城的车上,这是他的专车,但是今天却坐出了与往常不一样的感觉来,那么的不踏实,那么的慌乱与无助。


“老领导,好久不见了。”林城现任的书记看见李达康的专车到了,急忙跑了过去。


“恩,恩。”

“沙书记在那等您半天了。”

“是嘛?”
李达康一路小跑,就像是那湖边的柳条随风摇曳,一股清流滑进了沙瑞金的心❤

“达康书记来了。”沙瑞金迈了几步,迎上跑来的达康书记。

“不好意思,沙书记,我迟到了。”李达康见到沙瑞金还是那么的不自然,那可怜的茉莉香信息素都已经出卖了他,这让沙瑞金旁边的小帆都察觉到了。


“没关系,没关系,让达康书记做我的向导,我很荣幸啊!啊哈哈”沙瑞金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李达康对他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呢!

“您太客气了。”

“打扰一下,两位领导,今天林城举办了环湖骑车赛,您二位有没有兴趣参加呢?”

“好啊,我有这兴趣,不知达康书记?”

“当然,听沙书记安排。”

“那好,我就和你李达康一个人赛。”

没过多久,两位书记推着车在前面走,后面隔了一百米是两位可爱的秘书,在春初时节,这样的画面显得和谐极了。


沙瑞金先是和李达康推车走了一会儿,两个人谁都没说话,但沙瑞金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我们的达康书记,他认真的注视着眼前这个人,瘦削的身躯, 楚宫腰,实在吸引人的紧,他认定,他爱上他了,但沙瑞金没有自信,他觉得李达康不会爱上他。

“沙书记?沙书记?”


“哦,哦,对不起,达康书记,我刚才想了一些事,你想说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想和您聊聊林城,您看您来林城考察,我还是向导,总归应该和您介绍介绍林城吧!您说是吧。”李达康扯出一丝看起来温和的笑容。

“哦哦,好的,那麻烦达康书记了。”



李达康介绍着林城的历史,林城,是李达康的骄傲,当年他将儿子放到父亲那里,他一心一意的建设林城,顶着巨大的压力,但他不能有丝毫的懈怠,也不能有半点放弃的念头。他只能努力的前进,拼搏,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沙瑞金看着认真诉说的李达康,认真的让人心疼。

“沙书记,我们去那里待一会行吗?”李达康指着湖边

的栏杆,他感觉到自己的胃有些不对劲了。

“当然。”

“达康书记,你和你的爱人之间的关系好吗?”沙瑞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恩?”李达康愣了一会儿

“哦!沙书记,我没有爱人。只有一个孩子”

“哦哦,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


李达康觉得自己的胃越来越糟糕,他忍受着疼痛,手紧
紧的攥着栏杆,他怕自己倒下,他怕。

可是,他仍旧敌不过命运。

“达康书记,达康书记?你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


沙瑞金看着李达康面容上细密的汗珠,还有那微微抖动的身躯,关切道。

“我没事,我没事,沙书记。”他仍旧忍受着,忍受着,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正是每天最热的时刻,这无疑加重了他的痛楚,不知不觉,捂着胃部,慢慢的倒下了。

“达康,达康。”沙瑞金一下抱住了眼前即将要倒下的人,才发现李达康的意识越来越弱。



“来,达康,达康,搂着我,用右手搂着我的脖子。”沙瑞金不假思索,一把抱起了李达康,向跟在后面的秘书们的方向跑去。

“达康,靠在我怀里,别怕。”

李达康感受到了沙瑞金那强有力的心跳。

“李秘书,李秘书,小金。”


小帆看着汗如雨下的沙书记抱着自己的父亲跑来,扔下手中的自行车,来到爸爸的身边。

“快,快,给司机打电话,让司机把把车开进来。”沙瑞金命令道。

“是”

小帆从未看见这样的爸爸,平时,爸爸都是一副高大坚强的样子,直到今天,他才意识到,他对父亲的关心还是太少了,这样的情景,着实把他吓坏了。



将李达康放在车里,沙瑞金也坐在李达康的身边,搂着
李达康的肩膀,让整个人儿依偎在自己的怀里,他慢慢的感觉到,李达康的信息素弱的很,茉莉香都不清香了,和空气混在一起,分辨不清。

两人把李达康送进医院,在急救室外面等候。

“爸,你可不能有事。”


小帆倚在门上,好久没有的孤独感又浸满他的内心,眼睛里充满泪花,双手环抱着自己,那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没有爸爸的日子。

“小帆,李达康是你爸爸?”

小帆点了点头,望向急救室,那么无助。

沙瑞金拍了拍小帆的肩膀。

“没事的,他不会有事的,放心,你要学会坚强,学会保护他。你可不能趴下,到时候你还得照顾爸爸呢!对不对。恩?”

小帆擦了擦眼睛里的泪水,是啊,这么多年一直是父亲照顾自己,真正意义上来讲,他为父亲付出过什么呢?他必须学会长大了,而不是成长了。

沙瑞金也安抚着自己的信息素,他是真的担心李达康,刚才那般,真是让他心疼。

真对不起各位,我是真的没有时间,周六上一天课,晚上放学了还有课外班,才发文,真对不起各位,多写了一些,啦啦